好车网 > 汽车动态 > 奔驰车“小伤遭大修”,4S店一审被判欺诈、赔三

奔驰车“小伤遭大修”,4S店一审被判欺诈、赔三

[导读]:北京董先生驾驶其奔驰车剐蹭到马路隔离桩,受了点小伤,在送去维修时,4S店对其车辆进行了大修更换前桥和车、架总成,花费40余万。同时,由于4S店在维修时私刻了车架号,导致董...

北京董先生驾驶其奔驰车剐蹭到马路隔离桩,受了点“小伤”,在送去维修时,4S店对其车辆进行了“大修”——更换前桥和车、架总成,花费40余万。同时,由于4S店在维修时私刻了车架号,导致董先、生的”车无法年;检,百万奔驰,车成为、摆设。澎湃新闻曾对此进行报道。

董先生将、4S店利星行、之星(北京)汽车有限公司告上法庭。北京市通州区法院认为,利星行公司对无需更换前桥和车架的车辆进行更换,且私自打刻车架号,构成欺诈,遂判决利星行将原车架装回:董先生车辆,并按维修费用三倍!赔偿董”先生86万余元。

澎湃新,闻此前报;道,董先生于2011年花169.8万元购买了;一辆进口的奔驰G500越野车。2017年9月”5日,他行驶在北京市东城区、幸福大街时,剐蹭到隔离?桩。董先;生将车送到利星行维、修。当年11月21日,董先生,收到中国“人保发“来的短信,称其奔驰车事故定损金额、为41.8万余元。

董先?生表示,他取车发!现,“小伤”的奔驰。车经历了!大修,更换了前桥和车架总成,并且重新打了车架号。而且原车车架总:成上,还有一,处私打的、车架号,“是利!星行的人!在上”面试打‘练手’”。

2018年3月,14日,董先生将其奔”驰车开”车年检时,在查验项目的第1项——车辆识别代号,其车被打“X”。查验,员备注:车架号字”体、字符间”隔特征等,与奔驰品!牌车”架号完全不符。私刻车架、号导致董先生的奔,驰“车无法通过年检,也无法上路,只能,停在家里当摆设。

随后,董先!生将利星行告、上法庭,提出利星行应支付其维修费,用三倍的赔偿金87万余元,赔偿车辆停“驶期间损失5.1万元,要求利星行将原车架装回车辆等诉求。

北京市通州区法院一审查明,董先生与利星行公司之”间存在修理合同关系,诉争车辆在利;星行公司维修完毕后,保险公司基于其与董先生之间的保险合同约定将维修费用41万余元给付给利星行公司。本案的争议焦点在;于利星行公司为诉争车辆更换前桥和车架是否对董先生构成欺诈。

法院查明,董先生驾驶诉争车辆于2017年9月5日发生事故后向保险公司报案,保险公司并未!到事。故现场进行勘验,后诉争车辆被拖至利星行公司进行维修。

通州法院还查”明,关于前桥”更换事宜,利星行公司提交了从奔驰中国公司!调取的董先生投诉,记录,其中2018年5月26日董小蒙第一次投诉记录中载明董先生在维修过程中被利星行公司告知车辆需要更换前桥,奔驰公司提交该投诉记录欲证明董先生对于车辆需要更”换前桥知情。

对此,法院认为,首先该。投诉记录为奔驰中国公司自!行记录,董先生对于投诉“记录的内容不予认可,利星行公司并未提交其他的证、据诸如投诉的语音记录予以佐证,无法证明奔驰中国公司记录的内容为董先生的真实意思;另外即使“该记录,内容真、实,根据内容显示董先生是在车辆维修过程中被告知车辆需要更换前桥,并不能证明利星行公司在车辆维修之前即告知董先生车辆需要更换前桥的事实。

澎湃新闻注意到,该利星“行与“西安奔驰车女“车。主坐引擎盖维权事件”所涉的西安利之星汽车有限公司,是同一老板,两家的法定代表人“均为颜健生。

通州法院认为,利星行公司未能提交证据证明其在维修之前即告知董先生需要更换车架及前桥。且根据交通运输部公路科学研究所司法鉴定中心出具的司法鉴定意见书,本次维修中车架总成及;前桥均属于不合理更换的零,部件,根据鉴定人员、陈德?和的陈述,诉争车辆的车架总成及前桥无;需进行更换。

法院还查明,董先生奔驰前桥和车架总成的零件更换费用将近28万元,占该车零。部件更、换总、费用的“70%,且车架属于车辆的重要、组成部分,对于车架的更换确实会影响到车辆再次出售的价格,利星行公司;在未告知董先生的情况!下更换前桥和车架,并且在明知“不合法的情,况下,私自在旧,车架上试验后在新车架上打刻车架号,其行为对董先生构成欺诈。

2019年12月10日,通州法?院判决:利星行公司在判决生效之日起7日内赔偿董先生损!失86万元,并将原车架装!回至!董先生车辆。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好车网-想买车上好车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qcdt/139.html

说点什么吧
  • 全部评论(0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