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车网 > 新闻与活动 > 外国留学生:我们留下和武汉人民共克时艰

外国留学生:我们留下和武汉人民共克时艰

[导读]:【编者按】2020年1月23日上午10点,武汉因新冠肺炎疫情而封城。在这场疫情攻坚战打响之前,许多高校已经放假,但有不少外国留学生选择留在自己的第二故乡武汉,与这座城市的人民...

  【编者按】2020年1月23日上午10点,武汉因新冠肺炎疫情而封城。在这场疫情“攻坚战”打响之前,许多高校已经放假,但有不少外国留学生选择留在自己的“第二故乡”武汉,与这座城市的人民守望相助、共克时艰。

  曾经在这里生活、工作过的外国友人们,也通过各种方式声援武汉,每一句“加油”都承载着对这座城市的爱与牵挂。

  2005年开始学习中文,并在武汉居住了四年的巴西汉语老师茹晨曦将自己与武汉的情缘娓娓道来,“我在湖北大学有很多美好的回忆,那里有我很多亲密的朋友和老师。让我离开那里回到巴西是很困难的。但是,与我们内心的思念相比,更难受的是看到我们的朋友和老师正在遭受冠状病毒疫情蔓延的影响。”

  看到一些人歧视来自疫情严重区域的亚洲人,甚至还包括亚裔巴西人,茹晨曦仗义执言,“难道这些人就毫不在乎、毫不同情人类遭受的这些苦难吗? 难道他们就不会换位思考吗?更有甚者,他们宁愿相信谣言或假新闻,不经过理性的思考就传播给别人。”

  “面对这些人的无知,我们非常高兴能看到那些发鼓励信息的人,公开支持中国和中国人民;还有那些正帮助中国应对这场艰难斗争的人,他们贡献自己的力量,比如医务人员,他们不顾个人安危照顾医院里的患者,还有科研人员,他们不辞辛劳,将各种建议呈递给相关部门。这些人照亮了世界。只有在这样的困境中,我们才能看到人们真实的一面,我所看到的中国人的面貌就是团结一致。”茹晨曦说。

  近年来在武汉学习国际法博士课程的墨西哥留学生利泽特·拉莫斯(Lizette Ramos)认为,中国对冠状病毒暴发的反应是令人钦佩的。她特别说起,武汉以创纪录的时间建造起一个医院时,国际社会表现出的震惊;还有武汉在居民区和大学中提供食物和口罩方面的协调能力同样令人折服。

  “我知道中国一定会脱离艰难的处境。我选择投信任票。希望仇外主义和种族主义别再继续蔓延,因为这种病毒需要国际帮助,而不是隔离。”她说。

  在中国“抗疫”的艰难时刻,有不少外国留学生仍留在武汉,塔吉克斯坦留学生舒库尔佐达·巴赫季耶尔就是其中一位,来中国5年多,是湖北大学金融专业二年级研究生。他的中文名字叫郝运。

  对于武汉疫情防控措施的升级,郝运十分理解并全力支持。“这是一个非常负责任的态度,否则疫情会难以控制。为了阻断疫情传播,希望大家继续配合,自律,尽量少出门。这样做不仅仅是为了自己,也是为了整个社会的安危。”

  郝运对中国的抗疫之战充满信心。“中国有句俗语叫‘功夫不负有心人’,我相信中国防疫工作的专业性,只是需要时间。对这种病毒的防控,对任何国家来说都是需要时间和精力的。”他说。

  与很多中国人一样,郝运也时刻关注着奋战在一线的医护人员的安危。“我看到新闻说,有些医生因感染病毒而病逝,还有的由于过度劳累身体严重透支。真想对他们说一声:你们真的太辛苦了!相信你们的付出总会得到回报。”

  他说,“每年情人节我都会为女朋友准备一束花和一份小礼物。但是今年爱对我来说有了另一种意义。我发现自己爱上了中国社会、中国老师和朋友。不仅因为我们彼此尊重,而且我认识到中国人民惊人的人道主义精神:他们不仅在平时友好、乐于助人,即使在自己的困难时期也能真诚地主动提供帮助。”

  新型冠状病毒疫情爆发后,巴沙·易卜拉欣第一时间就收到了大量来自中国朋友和老师询问个人健康和安全的信息。此外,老师们还一直惦记着留学生们的心理和身体状况。巴沙·易卜拉欣说,“我们都会第一时间在微信群中获得与防控疫情相关的信息和解释。这是我一生中第一次了解且看到一座医院是如何在十天内建成的!在这些天里,老师们向我们分享有用的缓解压力技巧,鼓励并指导我们每天进行室内锻炼。此外,他们还向我们发送了一些很棒的在线学习和免费在线课程的链接。 在这些日子里,我从未感到孤独和恐惧。”

  当叙利亚驻华大使馆打电话通知国民撤离武汉时,巴沙·易卜拉欣决定留下与深爱着的中国老师、朋友和武汉人民在一起。“因为武汉现在是我的第二故乡。我有责任 陪伴他们度过艰难时刻,我准备好了为这座城市做志愿工作。”(贾文婷、茹晨曦、Olimpia Avila、舒库尔佐达·巴赫季耶尔、巴沙·易卜拉欣)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好车网-想买车上好车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xwyhd/2020/0221/500.html

说点什么吧
  • 全部评论(0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